脱渊

喜欢的角色都是我心上的宝。

【百日孙翔day.48】逢

* 第一人称周翔

* OOC预警

* 转换风格尝试第一弹

* 随便看看就好

1

从云安往奉县,快马加鞭亦要三日整。

我已不眠不休赶了整两日夜的路,现处在这第三日初,又正好是酉时,正该停下修整歇息。

如此,待我抵达奉县时,便不需再耗费时间调息,直接便可解决了诸多杂事去做我真正重要和想做的事。

2

天气渐寒,夜色也来得愈来愈早,此时天竟已经黑了大半。

我在不远处的河边寻了个位置,又在树林里找了些枯枝落叶和不知道为何折断的树枝,生了个火堆。由于急于赶路,出发时便未带多少干粮,前两日已然吃尽,于是我又在火堆上面搭起了一个简陋的烤架。

林子里有些野兔和野鸡,但今日最后的霞光落在了河对岸,河这头却是陷入了一整片的黑暗中,林子里更是黑得人心慌,偶尔会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从里面漏出,但是看不见任何活物和动静。

我不是什么大好人,干的也是刀尖上舔血的事,此时进林子去捉点无谓的野鸡野兔果腹并不是什么上佳的选择。

于是我只好挑了一根树枝,削尖了头,决定趁着这最后一点光亮去河里碰碰运气。

3

万幸的是,我成功了。

河水很凉,倒是让我的脚提前体验了一把冬天的感觉。我举着简易的鱼叉缓步往火堆方向走去。

天色较之前又暗了一些,火光几乎成了这片天地唯一的光亮。只稍稍瞟了一眼,我停下步伐,感觉到河水绕过我的脚踝,又滑过我的脚背,从我的脚趾间溜走。

视线中,火星从摇晃的火苗顶端迸发出来,有少许溅到火堆后坐着的人的衣边,很快没了光亮。

坐着的人的脸庞被火光映得亮堂,一眼看去倒是个俊秀的少年郎。

少年郎一手里还抓着一只野兔,另一只手上握着一把匕首,正冲着野兔上下比划,可能是在寻思着从哪里下手。

我皱了皱鼻头,感觉有股子不舒服的血腥味萦绕在鼻尖。

4

待我慢腾腾地走到火堆旁时,少年郎已经把兔子皮剥了个干净,用树枝穿起来驾到烤架上了。

我在他对面坐下,隔着火堆与他相望。

乱七八糟的头发配上歪歪斜斜的领口,还有脸上未褪去的稚气和傲慢,哪怕穿着黑衣黑靴,手边放着的长矛上也还带着血,面前这人看着也就像是个背着父母偷偷跑出来的纨绔子弟。

我不免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然后在少年郎略带审视的目光中穿好了鱼也架在了烤架上。

今夜大约是不会无聊了。

5

我向来安于沉默,喜于安静,于是对面的人不说话,我也只是坐着看火焰跳动,安静地等着鱼的这一面烤熟。

但显然少年郎没有这样好的耐心跟他的兔子干瞪着眼。

于是我便看见他装作随意的清了清嗓子,身子略微前倾,一双酷似桃花的眼睛紧盯着我。

他问:“你叫什么名字,怎得这时候了在这里?”

我看着他笑:“请教人名字的时候是不是得先自我介绍?你不请自来蹭了我的烤架和火,说话的语气倒是不客气,只许你在这,倒不许我在这不成?”

他撇了撇嘴,倒是顺着我的话回了第一句:“小爷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姓孙名翔。”

我看着他,突然不想说话了。刚才的语气多多少少不太像预设中的我,可能是练习得不够熟练的原因,但我没办法,也只好告诉他:“在下杜明,轮回中人,前往奉县处理一点帮中杂事而已。”

孙翔听到我的名字时,突然抬眼把目光从兔子身上移到我的脸上,像是在探察什么,然后再没有说话。

于是我们又突然陷入了沉默,只有燃烧的树枝吱吱直响。

6

“我认识你们帮主。”

对面沉默的少年郎突然又冒出了一句。

“全武林都认识我们帮主。”我笑他傻。

“不,不是,我是说我跟他很熟。”

“有多熟?”

“就是,很熟,对。”

“比我面前的鱼还熟?”我把鱼翻了一面。

7

孙翔没回话,空气在沉默里硬生生酿出了点凝重。

抬眼的时候我看到孙翔脸上现出了点恼意,脸有点气鼓鼓的意思。

为了安抚受质疑而不爽的年轻人缓和气氛,我问他:“你是十几年前被灭门的孙氏镖局的那个孙翔?”

孙翔嘴角抽了抽,警惕地瞪了我一眼,然后不知为何又放松下来,回我:“有仇寻仇,没仇再说下去我也可以寻仇了。”

于是我又笑:“听说我们帮主有个暴脾气的竹马,看来就是你了。”后又点点头,“那你们是挺熟的。”

孙翔学着我的样子笑,但笑里却比我多了三分讽意,五分张扬:“十几年前同样被灭门的醉泉山庄的那个周泽楷告诉你的?”

然后他又自己否定道:“周泽楷那个闷葫芦才不会这么形容我。”

我无话可说。

8

孙翔的话很好套,他好像在经历了那么多那么多的苦难之后,依然还是没心没肺的,对这个世界没带上什么防备。

他说孙家和周家是世交,他和周泽楷从小一起长大。

他说周泽楷啥都好,就是不喜欢说话,但总是抿着嘴看着他笑,陪他上树翻墙追蝴蝶,还把自己的糕点偷偷省下来给受罚不准吃饭的他。

他还说当初孙家总是帮周家运镖,后来有一次,杀手杀了运镖的人,又折返回去灭了两家人。

他说那些人在找一样东西,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我问他:“你恨他吗?”

他便答道:“害我的人不是周泽楷,不是周伯父,不是周家任何一个人。”

然后他又说,他和周泽楷靠着密道逃跑,躲在山中修炼了很多年。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会,拿匕首狠狠戳了戳面前的烤兔,戳得它翻了个面,然后愤愤地冲我发泄对我家帮主的怒意:

“结果这家伙居然仗着比我大几岁多学了几年功夫就敢打晕我自己跑出去报仇?”

9

孙翔总是看起来冲动,傻,但是有时心里却跟明镜似的,他其实一点也不傻。

所以他才会醒来后自己默默又在山中磨炼了许久。

我看着他,仿佛透过现在这个张扬傲慢的他看见了那些年独自在山间咬牙挥剑的小孙翔。

当然,现实不会给我太多想象的时间。

下一秒,孙翔就消失在了我的面前,迎面而来的,是夜色下泛着冷光的刀剑。

10

孙翔没有荒废山中岁月,他向来是个认真的人。

这一点在我解决掉我这边的两个黑衣人后转身发现他已一矛将两个黑衣人穿了个串时得到了完美印证。

当然,地上还躺着一个已死的和一个喘着气的。

我走过去想审问活着的黑衣人,却见孙翔抽回战矛随手一挥就洞穿了那黑衣人的喉咙。

我停住脚步,孙翔偏头看我,仿佛洞察了我的心思一样:

“反正多半是前一叶知秋的追逐者,没意思。”

11

我问孙翔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他只撇撇嘴说帮中机密,不告诉外人。

然而嘉世想引进谋略大师肖时钦这件事轮回早就得到了消息,想来孙翔此次外出不外乎是为了此事。

但是孙翔像是会为了这种事亲自车马劳顿的人吗?嘉世想来也不会让他冒这个风险。

我看着孙翔没说话,他拿起烤鱼咬了一口,突然也抬眼直视我的眼睛。

他的眼里有火焰,那火焰在跳动,在燃烧。

我的心也在跳动,也在燃烧。

然后是沉默,沉默。

最后他说:“我来见一个人。”

12

孙翔离开的时候把烤鱼留给了我,然后背对着我挥了挥手,就没入了夜色中。

我就着他咬过的地方咬了一口,然后扔掉烤鱼,灭了火,转身上马朝着奉县而去。

能得一时相聚,已是莫大幸运。

江湖再大,总有重聚时。

评论

热度(29)